GOD!

外面的喪事鑼鼓打的震天響

還有破銅嗓的哭調仔, 自己欣賞都嫌低級, 竟然還給我裝大聲公

靈堂的布蓬檔掉半條街

發出的噪音傳達方圓50公尺以上

我家就在那喪家斜對面

我從一樓躲到五樓,  怎麼逃還是逃不出那令人精神崩潰的魔音

幹, 我已經在醫院輾轉難眠一整夜

回到家補眠不成, 還被那妖音騷擾到鬼壓床

為什麼?

連一個生命的逝去, 都還要弄得如此粗俗不堪?

不夠吵, 不夠盛大, 那個以逝的人就無法安祥離去嗎?

在我看來, 那樣的喪事形式與其說是用來弔念逝者, 倒不如說是給還在世的人心理安慰

想說辦的體面一點, 人大概會走的比較心安

可是到底是憑哪一點, 讓他們得到這樣的結論? 死者托夢嗎? 蟋蟀付身?

 

人一生, 大坻脫不了生老病死的過程

最幸運的, 是那些能走的無憾, 無覺的那些

在經歷了人生苦海的浮沉和老痛病的折磨

最後的死, 有時不仿說是一種解脫

其他還在世的人, 就算不捨, 悲痛, 也千萬不要自私的打擾那份屬於解脫者最終可獲得的寧靜

至少我希望別人不要這樣搞我

 

如果哪一天我走了, 請讓我有尊嚴的走

不要請破銅爛鐵, 頂多放放古典音樂, 或Radiohead

要簡單

 燒有香氣的蠟燭(我喜歡香香的),  代替會製造濃煙的紙錢

花就用白玫瑰這一種就好

千萬不要給我守七七四十九天

就算再沉痛, 大家還是應該要以各自的生活為重

最好連傷痛眼淚都不要有

都已經走到終點, 我寧願擁抱的是每個人平靜祥和的能量

謝謝

 

 

 

 

 

 

 

 

 

firebirdsuite2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